賈平凹演講(商洛日報供圖)

賈平凹與參會人員在其故居合影(商洛日報供圖)

□全媒體記者劉曉青

著名學者、作家、大秦嶺研究專家王若冰說,如果商洛要選一個旅游形象代言人,他認為賈平凹是最合適的人選。事實證明,一張飽含著文氣的名片,更具分量和生發的價值。

為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9月24日-26日,由商洛日報社和丹鳳縣委、縣政府主辦的“大美秦嶺媒體論壇暨社長(總編)看商洛”主題活動在丹鳳舉行。

作為商洛的驕傲,中國作協副主席、陜西省作協主席、商洛籍著名作家賈平凹先生欣然參加了活動。他一直視自己為“商洛的兒子”,為家鄉做貢獻,他認為義不容辭。

此次活動還邀請了中國當代著名學者、清華大學人文與社會科學高等研究所所長、博導汪暉,長安大學教授、長安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劉吉發,大秦嶺研究專家、著名學者、作家王若冰。本次活動為期三天,分為“大美秦嶺媒體論壇”和“社長(總編)看商洛采風活動”兩項內容。來自甘肅、陜西、湖北、河南、山西等地近30家媒體的社長、總編、記者共80余人參加活動。

在論壇上,賈平凹先生以《秦嶺和秦嶺中的我》為題,用家鄉話講述了父輩和自己曾在交通不便的秦嶺山中如何困頓地勞作和生活,講述了自己生活在秦嶺山中的所思所想、所感所悟。賈平凹先生回憶秦嶺中自己的過往,沒有沉重,而是充滿趣味和懷念。看得出,先生把大山帶給自己的困頓,當作秦嶺給予自己另一種形式的恩賜,年少時經歷的苦難,讓他變得堅韌,“以后再苦再累,我都能堅持。”苦難歷練出他應對生活挫折的從容,也給了他面對挫折的樂觀。他說:“當苦難是你的命運,你無法擺脫時,你可以把承受苦難轉化為享受苦難。苦難在農村,快樂又在苦難中。”

“故鄉”是每個中國人一生都眷戀的詞兒。隨著經濟發展,中國農村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中國人眷戀的故鄉已經不再是兒時的模樣。在講述中,賈平凹先生也有如此感慨,“插秧割麥的田地變成了一條街市,祠堂沒有了,最后一頁還寫著我名字的族譜早就丟失,重新續寫已不可能……”雖然有“鄉愁無處安放”的惆悵,但他還是希望家鄉發展得越來越好,家鄉的父老不再被苦難所困,“我祈禱著秦嶺草木長青,綠水長流,日月永遠清明……”

論壇結束,大家都期待著到賈平凹先生的老家看看。9月24日下午,大家乘車前往丹鳳縣棣花鎮——一座精致、干凈、整潔的民俗小鎮,白墻灰瓦,在秦嶺山中格外清新。

在導游的引領下,大家穿過小鎮的街市,向宋金街里走不遠,就到了賈平凹的故居,這是陜南典型的農家四合院。院子的門樓用青磚砌成,樸實大方又顯清雅秀氣,院子兩邊各三間廂房,正對大門有三間正房。

這座小院是2014年老屋坍塌后在原址上重建的。院門外還放著一塊大石頭,一旁還標注著《丑石》全文。《丑石》是大家在小學語文課本中都熟識的散文,如今真看到了丑石,大家都爭相和丑石合影,稱回家后要給自己的孩子看看。

在賈平凹老宅一側巷道的墻上,還用朱紅刷著三個字“高興家”。順著箭頭指向,筆者看到了高興家——一座灰瓦土坯墻的老房子還在。這就是賈平凹文學作品中《高興》里的主人公劉高興家的老屋,房檐上還豎著一塊小牌子,寫著“高興家住宿”。雖然高興家早已重起新房,但這個土坯房仍然活在賈平凹先生的文學作品中,并給“高興家”帶來了實惠。

世人在賈平凹先生的文字中了解了商洛,知曉了棣花鎮,而這個藏在深山里的小鎮,也因賈平凹和他的作品聞名于世,吸引了來自全國各地的游人。

責任編輯:黃文君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圖片推薦
襄陽日報APP
襄陽日報微信
襄陽晚報微信
btboy棒球小子品牌文化